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温暖阳光的博客

快乐生活每一天

 
 
 

日志

 
 

太极家手王秀田老师(视频)  

2011-08-22 08:23:23|  分类: 太极点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百花山做的视频,在学家手时被我翻出来了,百花山们那时去通州跟王秀田老师学了一个时期家手,回来为了普及家手将原几百个式子简化为30式,就是现在我们学的这个家手套路。

附百花山的博文一篇:

王秀田师傅访谈录(百花山原创)2009年2月

前言:

王秀田先生今年已经七十四岁高龄,是杨式太极拳杨少侯一系的传人。其师张虎臣先生得真传于杨澄甫、杨少侯两位名师大家,刻苦习武六十余载。

王秀田先生1962年拜张虎臣为师,追随老师左右长达十七年之久,与老师朝夕相处结下了深厚的师生情谊。王秀田先生是张老先生的得意门生,深得老师赏识和厚爱,受到了张老先生毫无保留的指教,确切真实地传承了张虎臣老师教授给他的太极拳套路和功夫。

四十多年来,王秀田先生无论寒暑勤加苦练且丝毫不敢怠慢张虎臣先师所传任何一招一式,并矢志不渝地将先师之传承发扬杨式太极拳为已之终身目标。

王秀田先生演练的杨式太极拳108式、家手及小式行拳绵柔,连贯流畅,细致入微;劲道深沉厚重,时而如呑吐万物气势磅礴,时而如疾风骤雨席卷狂飙;进退如影随形,螺旋、缠丝、弹抖,收放自如。姿态、气势、神韵于质朴中见深邃,拳功技艺已达炉火纯青的境地,为我们再现了杨少侯一系太极拳的真实风貌。

北京武术院华园武术培训中心主任曹彦章先生应中国武术协会、北京市武术协会之邀,为弘扬国粹、挖掘整理杨少侯先生所传杨式太极拳系列套路,曾亲率二十位弟子于2006年7、8月间去通州向王秀田先生学习杨式太极拳家手。7月1 日去的当天,我们一起去了王秀田先生家里,并向王先生三鞠躬,全体改口称师傅,还在师傅家吃了一顿打卤面。

两年多了,我和师傅的关系一直未断,经常在年节去看望,师傅也和我无话不谈。每次去,师傅都要留下我吃饭,上午去就要吃午饭,下午去就必须吃晚饭,而且师娘还不停地给我往碗里夹各种好吃的肉、菜,恨不能装满一碗让我顶着鼻子吃。吃过晚饭,师傅一定要送我去车站,我和师傅并肩走在路上,只觉得他步履轻盈、雀无声息,师傅也一定要在马路对面看着我上了汽车才挥手离去。

太极家手王秀田(视频) - 温暖阳光 - 温暖阳光的博客

我和师傅王秀田先生及夫人合影

 

以下是我和师傅的谈话整理纪录的部分内容,师傅对太极拳的热爱,师傅学拳的经历和方法,杨少侯一系太极拳的传承脉络都讲述的十分清楚,公开发表在这里,与拳友分享,供大家了解和学习。

据说我们老师(张虎臣)当时也相当聪明,小伙子长得又漂亮,长得一表人材,你想吃银号的(张虎臣的老丈人是开银号的),能差得了吗。所以说杨少侯一看就喜欢上了,不错,学这个吧,咱俩这个儿也差不多少。虎臣老师的个照我这个儿差不多,我也就一米六一左右,他们也都挺瘦的,我刚学拳时跟我们老师的瘦劲差不多少,比我现在瘦多了,也就只有一百零四斤。所以必须得灵活。张虎臣老师的东西特别灵活,少侯就是这么传下来的。

我也常跟徒弟说,你记住这句话,要想学推手千万不许和别人拼力气,不是咱不想赢,你拼不过人家,人家体重二百斤,一米八五的个,你跟人拼得了吗?个小必须得灵。我一瞧你这块儿特别足,我也不想赢你,今个儿你也别想赢我,我跟你兜圈子玩。一力降十会还有一巧拨千斤呢。一分小一分巧。你要不学这个,你赢不了人。太极拳从来不讲究跟人拼力气,都是讲四两拨千斤,以弱胜强。

虎臣老师生于一八九八年,一九七九年去逝的,享年八十一岁。家里现在已经没人了,儿子也搬走了,据说是搬到保定去了。只有一个儿子,没有学虎臣老师的东西。

我是1936年生人,1962年开始学拳,学拳时二十六岁,虎臣老师比我大四十岁。我是北京光学仪器厂搞光学的,我工龄比较长,学徒早,我十四出来,也算老师傅了。我那时年轻工资高,五级工,一个人还是单身,家是顺义的,家里条件还可以,愿意给家里就给点,不给就拉倒。当时和我挣一样多的都四五个孩子了。

我是喜欢打乒乓球,结果打乒乓球比赛时把膀子掰了,影响干活,工人不干活哪成,咬牙也得干。厂里制度很严,不许请假。怎么治也治不好。我们院里住集体宿舍,华严寺一个大庙,环境挺好,有一个打太极拳的老师傅,姓田。我跟他说:“田先生您的拳打得不错,我想跟您学,我怕我学不好,先跟您学学试试。”他在前面打,我在后面跟着。我年轻,个小还瘦。田说“您这条件太好了,我在前面打您在后面跟着,比我比划的还好看。您别跟我比划了,明儿我给你找个老师。这老师保证高兴。”

那时虎臣老师收学费,每月三块钱,说好了就领着我去了,回来时对我说“你要想学时间长,一年交二十四块就行了。”我当时工资每月六十五块六。我拿这几块钱算什么,没有负担。我说“田先生您跟老师说说,让我交一年的得了。”

当时也不懂什么师傅徒弟的,办班交钱学拳。学了一个月,那天正好下小雨,大概在五月,老师告诉了我家门牌多少号,老师家离我住处也就三百米,打着个雨伞到老师家里,陪老师呆会儿,沏上茶,那天老师特别高兴,我心里也高兴,因为拿着24块钱,给撂下,我说,“我这儿交您一年的。”老师说“别介,你要是半道不学了怎么办?”老师死活不收,老师穷归穷,绝不财迷,你不给他不行,多一分钱也不收。我说“半道不学了我还让您退我学费不成?就即便您当不成我老师,您起码还认我这么一个朋友,认我这么一街坊呢。”我这么说,老师认可了,就把钱收了。我学拳时虎臣老师已经退休了,那时老师家生活确实很困难,我看老师家缺什么少什么就送去。

解放以后虎臣老师在煤建公司当会计,开票,每月27块钱退休金。一个老伴,孩子上中学。我接长不短的给老师贴补点,最多给十块,最少给五块。那时每月生活费最低标准是六块钱。当时学徒一个月挣十六块,老师也特别知足,跑那去了也特别受欢迎。老师知道我没成家,有时到那去了就让在家里吃饭,老师家没别人,去了就什么活都干,去熟了,就当成一家人了。

第二年就给老师叩头。这我要感谢我的师哥刘习文,他跟我说,你得磕一头,你要不磕头就不算徒弟。我开始学拳时,刘习文的功夫已经不错了。他1958年跟老师学拳,学了六年,他1964年离开了老师,我和刘习文一起呆了两年,这两年他对我的帮助很大。拜师的事我根本不懂,没接触过,这年头这头怎么磕呀?他说上师傅家去吃饭,吃饭时我提醒你,师傅一高兴你就跪地下磕头。解放以后破除迷信都不磕头了,拜年都不磕头了。正是三年自然灾害刚缓上来,能吃饱肚子了才去学拳。

拜师后,第二年我又去交学费,被老师训了一顿。他说“你是我的徒弟了,学员收学费,徒弟不能收学费。”不但没收这钱还训了我一顿。

一开始头一年就学108,108学了两年。我头半年几乎就没学拳,只教单式,提手上势、单鞭、搂膝……,教完以后就站着去吧。分脚时也是这样,拳式站好了,就在这儿呆着,他走了,去照看别人,我在这儿疼的哆了哆嗦,腿也不敢下来,老师不言语,他没话,整天耷拉着脸没个笑模样,也不知他什么意思。坚持着,有时实在受不了,也不敢放下腿。有时说行了,这动作行了,把下边一个再做做。有时候老师过来说一声错了,说完就走了,也不告诉哪错了,我弄不明白,不敢问老师就问刘习文我哪错了。刘习文也不常来,一个星期来一次,他一看,说老师给你小灶吃呢。哟就这么吃小灶呀,人家都学完一趟拳了,我还没学一半呢,一个一个的站。当时我最年轻,别人都三十多岁,四五十岁。

刘习文告诉我“没错”,手到哪、眼到哪、步到哪,应该怎么做。我知道了。老师来了又说错了,我跟老师说没错,我的手应该在哪,背应该在哪,腿应该在哪,步就该在离脚多少。老师卟哧一乐,“接下一个”。原来是这样,本来就没错,他在唬你,让你自己想。

我每天早晚都去学拳,半年多就这样一个一个从头到尾把这一套拳式都站完了。从头来把拳式第一个接第二个,过程怎么走,一串就会了。

老师一高兴,天天没事就教我站桩,两手向前上举,大腿与小腿与地面成90度,一站就是一个钟头,每天早上一个钟头,一共站了三年。

学了两年正路子开始学加手,开始先教三环套月,也不懂得,也不知他会什么不会什么,教什么就练什么,只是告诉我再给你加一手。

也没别人,我一个人,打完一遍右式再打一遍左式,左式是自己琢磨出来的,所以这套拳左右都会练。之后就告诉我这叫三环套月,这叫左顾右盼……,练去吧,天天练,那圈得划圆了。紧接着双捋、双挤,分心十字(手挥琵琶左右式来回换,加上了步眼),这是黄百家打法,还有一个王一爪,属武当太极拳里的。黄百家学的打,王一爪学的拿,功夫相当深。江南大侠王一爪。

正路和家手的关系。正路不能说是家手的简化。家手是在正路的基础上加手,正路、家手、小式,反正就这三趟拳。杨澄甫化繁为简,杨少侯坚决不改拳。

虎臣老师的108正路是跟杨澄甫学的,不是跟许禹生学的。据我了解虎臣老师先拜的杨澄甫,后拜的杨少侯。杨澄甫南下时将我老师托付给了杨少侯。

老师认识杨澄甫的过程给我说过,杨澄甫在中山公园教拳,我们老师跑外,坐着黄包车走到珠巿口,碰见仨摔私跤的,横着膀子走道,他们看见一个骑自行车的,那时骑自行车的很少,谁骑的起洋车,那个社会,看他骑自行车别扭,给他一膀子,给他撞歪了,问怎么回事,三人揪起来了,当时还有警察,我老师看见吵起来了,结果这仨都被这一个骑自行车的人给打了,我们老师听到说这人是练太极拳的,也有人议论这人是杨澄甫的徒弟,我们老师听到了也不去办事了,就直接去中山公园找去了。银号是他老丈人开的,可以随便,没人管他那个。

杨澄甫在那办班交学费,他学了时间不长就上杨澄甫家里去学了,后来杨澄甫走了以后,又跟杨少侯学,两家挨的很近。杨澄甫上南方,把虎臣老师介绍给了杨少侯,开始杨少侯还不大同意,杨澄甫说“哥你收了吧,他不错,挺好的,不好我也不给你介绍了。”后来一接触,说“这样吧,明天你到中山公园后河找我去吧。”第二天开门就去了,到那等着,一见面杨少侯就问,“跟老师都学什么了,推手学了么?” “学了一点。”也不敢说学了,“来推手试试”,扒拉来拨拉去,他也不让你倒,也不让你站住。我老师那时已经很狂的了,谁也不服。杨少侯说你那么点小个学他(指杨澄甫)那个干吗,学我这个吧。我这套是玩意儿。

虎臣老师跟我说,他跟少侯老师学拳的时候每天都拎着点心去,那时普通老百姓有几个人吃得起点心。后来据说跟杨少侯学的时间不长,但凡他能学的东西全教给他了。

杨少侯收徒特别严,杨少侯跟河涧省的一个省长走了,和虎臣老师分手的时候跟他说,“以后你教拳不教拳?”,“我不教拳”,“你不教拳,以后收徒弟的时候,收一个俩就得,别多收。”少侯从来不打我老师,我后来看书上都说少侯伸手就打徒弟,我问老师,他说,“他不想教你就打你,打跑了算。”他特别喜欢我老师,他没打过他,只扒拉着玩。我出于好奇问过师傅,“您跟杨少侯这么长时间,您跟少侯分手的时候,能接他两招吗?”他说接不了。“您练这么多年,您功夫也挺不错的了,怎么一手也接不了?” “接不了,他太厉害了。”我说“他的手是有劲还是怎么的?”“这手软活着呢,要多柔软有多柔软,拿手摸着就跟没骨头似的。可你就是推不动他。你推他时,稍一使劲,一下就扔出去。他不让你倒了,也不让你站住,哄着孩子玩似的。功夫相差太悬殊了。”杨少侯(1862-1930年)当时大约66岁。

起码有十年的时间,我早上晚上都上师傅那去,一天也没有间断过,天天跟师傅粘着,早上跟我推晚上跟我推。

大约在练了八年后的一天,那天刮大风,别人谁也没去,在体育场那跟老师抽颗烟,看老师挺高兴,我说“老师您跟我推推手,您那手打不着我。”“不可能。”我们老师直到临死也不服谁,我们老师那时已经72岁了,我和他推了一个钟头,结果一次也没打着我。我心里那个乐,师傅打不着我。

我刚学拳时最羡慕刘习文的小式,确实好看,个子小又灵活,比我们老师走的活。到后来我都摹仿他。

我曾经无意识的打伤了几个人,那时挤到那了,无意识的打了,把人家内里面打伤了,老堵得慌,非得吃药才好。事后我很后悔,再也不轻易出手了。

太极家手王秀田(视频) - 温暖阳光 - 温暖阳光的博客

和王秀田先生在家里聊天

 

太极家手王秀田(视频) - 温暖阳光 - 温暖阳光的博客

 王秀田先生 “挂树” 势

太极家手王秀田(视频) - 温暖阳光 - 温暖阳光的博客
      我也在“挂树”
  评论这张
 
阅读(1386)|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